使我们无法目睹它的宏伟

衢州历史解密网 2020-01-17 08:54:03

北京之行一一珍贵的记忆摄影 -散文一一挽着老伴逛北京系列之七-《前门大柵栏的情思》

女儿为了我俩老人离广场的景点近些,特意将我们安排住进了前门大街的“粮食店街”里的“祥伦宾馆”一住就是三天。 广场国庆期间人山人海、水泄不通,使我们无法目睹它的宏伟,更无法体味它的沧桑。广场升旗仪式只见其声,不见其形。远远的只看见“丁点”大的国旗在半空中冉冉升起,迎风飘扬,将我们天还沒亮就早早起床,赶来广场欣赏升旗仪式的强烈愿望一扫而光。虽然遗憾,却无法彷徨,只能趁早踏进故宫,慢慢蹓跶,细细品赏。 第三天,我俩决定就在住地符近游揽观赏,一为恢复疲惫,二为传说中的北京神奇胡同一一一大栅栏。

我们蹓跶在宽阔的前门大街上,灰褐色的前门楼子矗立在我们眼前,静静的,没有雕玉石砌,没有碧瓦朱檐,只是很普通的模样。但历史的沧桑感却扑面而来,那是年华沉淀下来的气息。

穿过前门,眼前是一大片空阔地,远远的立着一座牌坊一一一正阳门。那牌坊古色古香,雕梁绣柱,穿过这牌坊没走多远,便是传说中那古京城最繁华的商业街一一一大栅栏了。黑色的铁艺门上从右往左的高高挂着“大栅栏”三个字,不张扬,也不显目。

大栅栏建于明朝,皇帝下令在北京众多街道巷口建立木栅栏,以防盗贼。因为这条胡同的栅栏制作的出色,比别处大些,更受人瞩目,人们把原來的地名忘了、不叫了,大家都叫它“大栅栏”一直叫了六百年,一直叫到今天。 后来,义和团一把火烧掉了木栅栏,为了招商迎客,在2000年,铁艺栅栏又被修建起來了。

大栅栏,保存着大量原汁原味的古老建筑,这些古老的建筑和发生在它们中间的“城南旧事”都是古都北京重要的人文瑰宝和文化资源。 大栅栏,如今显现出一片繁荣景象,旧址老房的北京老还透出百年光彩,都还不失那京韵京腔的味道呀。

大栅栏,原来只是老北京的一条普通的胡同,但经过六百年商业文化的浸润,这条普通的胡同却把人们的心思,撑得开阔而辽远。因为同仁堂、瑞蚨祥、内联升、张一元、六必居、谦祥益、稻香村、全聚德等等几十家驰名中外的老,中国的诞生地“大观楼”等数以十记的原汁原味的古老建筑,因为纸醉金迷的“八大胡同”的绝对风华,当然还有摩肩接踵的民间美食,大栅栏的繁华靠的也是小吃集中并出名的。

石凳、石雕沉默地站在一旁,我也站在它们身旁,像是穿过了时间的长廊,我接住了记忆的碎片。黄包车从我们面前经过,车夫的肩上搭着白毛巾,车轮悠悠地转动,在静谧的岁月里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迹痕。

大栅栏是正阳门下第一街。时此今日,它依然透出独特的魅力,依然光彩四射。

在大栅栏,一个并不大雅的店号引起了我的好奇一一一王麻子剪刀,也使我想起了我们的家乡一一一永阳。 它原本是一个远近稍有名气的江南古镇,始建于唐朝。我们小时候就快乐地生活在它那古色古香的环抱中。由于历代的执政者都是些热情高昂,破旧立新干劲冲天的人,加上一个小小的乡镇也根本沒有像梁思成、林䘗因的大知识分子。现在,我们心目中那个美丽安静的古镇已荡然无存。 那时的家乡小镇也有一个能工巧匠一一铁匠曾师傅,他打制的菜刀据说很好使用,他还到北京出席了全国劳模会,也算小镇的名人了。于是,曾麻子菜刀就成了小镇的品牌。可是,曾师傅脸上根本没有麻子呀?

临近中午,高大的铁栅栏依然静默,用它严峻铁的眼睛静静地观望着这些热闹。 看看那门脸一个比一个巨大,一个比一个宏伟的老店面,再细细抚摸那些华丽背后的隐约的旧痕,你才能知道了什么叫沧桑。而看看那历经几百年风雨沧桑而依旧高耸的大铁栅栏,再看看穿梭其中的來往游人,你才知道什么叫历史变迁。那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让你真的有那种“浪花淘尽英雄”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的良深感慨。

我俩古稀老人,是带着探索的思绪走进來的。看到了古老北京城市肌理的文脉遗存,感受到的是挨挨挤挤的平民式的快乐。 今天,这么多的游客来到崭新的北京,却要对这小小的胡同趋之若鹜,很多人甚至要在落日的黄昏,在月明星稀的夜晚,捏着老北京的地图,乘上人力黄包车,随着骆驼祥子的叮当铃声,悠哉悠哉地闯入大栅栏來,为的就是搜寻老北京这种独特的味道啊。

我俩平凡的老人在这平凡的世界过着平凡的生活,放弃了一切烦恼,不去想那些悲与欢,生与死、穷与富。在大栅栏,我们尝到了平凡的伟大,毕竟平平淡淡才是真。 我们离开了大栅栏,像我们来时一样,匆匆俩老人。

2016年10月29日草稿完稿于永阳家中。

2016年12月18日定稿于永阳家中“固穷陋室”

新生儿黄疸应该吃什么药好
枣庄治疗癫痫病方法
双侧动脉硬化
友情链接